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德普诉前妻诽谤案开庭 艾梅柏指控德普实施性侵

佚名 欧美明星

据外媒,当地时间12日,艾梅柏律师提出了一项新的指控,称德普在他们的婚姻即将结束时,一次醉酒后性侵了艾梅柏。

德普出庭德普出庭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本周二,艾梅柏·希尔德(Amber Heard)的律师伊莱恩·布莱德霍夫特(Elaine Bredehoft)在索赔金额1亿美元的诽谤案的庭审中告诉陪审团,约翰尼·德普2015年曾在澳大利亚用碎酒瓶劫持了艾梅柏·希尔德三天。律师称:“他不仅曾经把希尔德按在酒吧的栏杆上,向她扔酒瓶,用碎瓶子威胁并在地板上拖拽她,踢打她,威胁要杀了她,言语咒骂她,还用酒瓶刺伤她。”

  场上的德普一边听一边摇头,好像在说:“不。”德普的律师卡米尔·瓦斯克斯(Camille Vasquez)强烈否认了这些指控并指出:“2016年,在艾梅柏对德普的指控开始时,这些虚假的指控从未被提出,但是在几年之后,当她在专栏文章中指出自己是‘性暴力’的受害者时,这些指控才开始出现。在诽谤案件中,文字是关键证据,这一指控是在德普指控他之后才提出的,因此这是她精心策划的、故意引人误解的主张,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主张不断变化和演变,目的是博得媒体和众人关注,提升自己在好莱坞的身价,她正逐渐掌握并利用这场严肃的社会讨论。”

  德普的律师在开庭陈词中说:“希尔德小姐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人,她操纵着周围的人。”随后,她讲述了此刻看起来深陷困境的艾梅柏在撕毁剧本并不断斥责德普之前是如何不遗余力地追求德普的。2009年,两人在拍摄电影《朗姆酒日记》时相识,艾梅柏“为了赢得德普的芳心竭尽全力地扮演那个深爱他的女友,之后这一招奏效了——德普神魂颠倒地爱上了她。” 

  2015年9月,德普和艾梅柏在澳大利亚发生了所谓的“人质事件”。据德普方描述:“艾梅柏有暴力行为,朝德普扔东西,打他,还会因为他不愿意留和她打架而骂他是个懦夫,不够男人。”而艾梅柏的团队讲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他们称德普总是满腔怒火“像个恶魔”,把妻子艾梅柏视作他讨厌的母亲和妹妹,酒精和毒品也助长了他的愤怒。

  德普方的律师说德普的朋友们看到了“到处都是危险的信号”,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的希尔德小姐开始出现了。她会斥责他,对他大喊大叫,他会试图安抚她,但这样的事情总是会再次发生。他开始采取童年处理冲突的做法对付希尔德小姐,即试图逃跑,但他的这类行为会激怒希尔德小姐。”希尔德小姐将暴力和愤怒等同于激情:“她会用富有诗意的借口道歉,就好像暴力证明了她对他的爱有多么强烈和浓烈一样。当德普和希尔德小姐一起旅行时,他的团队不得不为他预订一个额外的房间,这样,当希尔德小姐生气时他就有地方可去了。”律师还告诉陪审团,德普的安保人员可以证明当艾梅柏对他大喊大叫时他们都是如何赶走她的。   

  德普的律师瓦斯克斯也是两人离婚前的婚姻顾问,她将艾梅柏描述为关系中的“进攻者”:“德普身边的人鼓励他签订一份婚后协议,但艾梅柏对德普可能离开她的想法感到愤怒,她痛斥了他一顿,之后当他想要逃离时她变得很暴力,甚至朝他扔了一个瓶子,瓶子打到他的手并爆炸了,炸断了他的一根手指。希尔德小姐总是试图避免公开的羞辱,并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贵的幸存者和‘我也是’(MeToo)运动的代表,有证据表明希尔德小姐对自己的公众形象很着迷,因为维持形象是她的首要任务。在收到德普支付的700万美元后,她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不想从他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并将把这笔钱捐给洛杉矶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Los Angeles)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但事实上她并没有捐款。希尔德小姐把自己塑造成家庭暴力的幸存者,而现在德普为自己的声誉挺身而出,希尔德小姐便没有回头路了。因此希尔德小姐和她的律师将告诉你们一些关于虐待的可怕故事,他们的目的是让你震惊,让你不知所措,他们设计爆炸性的故事,让你从常识中分心,而常识会告诉你这一切都是谎言,没有一起虐待事件像希尔德小姐描述地那般发生过。她会说谎,然后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谎言,故事情节不断变化,情节也越来越戏剧化。”

  德普的律师承认德普曾经历“与药物滥用的斗争”:“但与毒品和酒精作斗争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施虐者。他会使用一些鲜为人知的、丰富多彩的词语,我们可能都不认识,而他经常使用这些词。德普先生并不完美,但他确实没有虐待希尔德小姐。这个案子跟希尔德小姐在她的专栏文章里写的有关,她把自己描绘成德普的英雄、无辜的幸存者,讲述了一个被殴打的女人最终可以勇敢地面对折磨她的人。希尔德小姐在利用对德普的指控来提升自己的形象,推进自己的事业,她把自己塑造成‘我也是’运动的代言人,是真正遭受虐待的女性的善良代表。而证据将表明那是一个谎言。撰写这篇专栏文章是残忍的行为,德普先生将永远清楚地意识到无论他做什么,世界上总会有人认为他虐待了一名女性。”

  德普的另一位律师本·周(Ben Chew)在卡米尔·瓦斯克斯讲述之前开始了开庭陈述:“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从他扮演的角色中认出了德普先生,比如剪刀手爱德华(Edward Scissorhands)或杰克·斯派洛(Jack Sparrow)。近30年来,德普一直是好莱坞最有才华的演员之一,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艺术家,他的名字总是与成功的票房联系在一起。而如今,他的名字与一个谎言联系在一起——他的前妻、此案的被告艾梅柏·希尔德说出的一份虚假的陈述,这份陈述错误地、不公正地将德普塑造成了一个恶棍,一个会暴力虐待女人的男人。这是一起诽谤案件,是一个关于虚假的、公开的谎言会造成多大破坏的案件。一个对他人做出虚假陈述的人会被追究责任,因为语言很重要,语言能在我们的脑海中描绘画面。正因为如此,言语可以唤起强烈的情感,可以对一个人的声誉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像德普这样的人,他的职业生涯取决于声誉,不管电影制片人是否在乎他们的电影与演员本人有关联,这种伤害对一名演员来说都可能是毁灭性的。” 

  本周二,德普身穿海军蓝西装、戴着墨镜进入法庭。在庭审开始前,他向场外的粉丝们竖起大拇指,并和他的法律团队开着玩笑。被告艾梅柏在法庭上身穿灰色西装和黑色上衣,神情紧张。 

  在传唤证人后,艾梅柏的律师伊莱恩·查尔森·布莱德霍夫特(Elaine Charlson Bredehoft)发言,她告诉陪审团:“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关于约翰尼·德普的故事,他有着巨大的怒气。治疗师可以提供证词,他承认自己脾气暴躁,像个恶魔,把妻子艾梅柏视为自己讨厌的母亲和妹妹,这份怒气会受酒精和毒品的刺激。”律师伊莱恩张开双臂,表示陪审团接下来将听到德普的私人医生和团队给德普带来的处方药清单,清单显示德普从2014年开始每月支付15万美元,其中“不包括可卡因和摇头丸”。伊莱恩说:“正是在愤怒的时候,德普先生对艾梅柏进行了言语、身体上的虐待以及性虐待。艾梅柏之前便知德普的问题,但她选择留下来试图解决问题,她以为自己只要能让他戒酒戒毒就能治好他。她一直在努力,她去看心理医生,去做夫妻心理治疗。”律师伊莱恩还说德普不想让艾梅柏工作,然后开始控制她的穿着,他看了她的剧本,取消了所有的暴露镜头,并指责艾梅柏与“她的每一个合作演员”都发生了性关系。 

  在未来六周的时间内,将有数十名的证人出庭或通过视频连线提供证据,其中包括好莱坞演员保罗·贝坦尼(Paul Bettany)、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和艾伦·巴金(Ellen Barkin)。另一名证人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德普曾指责他与艾梅柏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有婚外情,但马斯克否认了这一指控。《每日邮报》上周披露,这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能会改变诉讼程序,因为他不是弗吉尼亚州的居民,因此不能被强迫提供证据。 

  《每日邮报》网站在过去两年里率先披露了大量材料,从爆炸性的音频录音到证词和警方视频。其中包括2016年两人大吵一架的当晚洛杉矶警方访问这对前夫妇在洛杉矶的公寓时随身摄像头拍摄的视频。如今艾梅柏声称,她的前夫当晚在砸毁他们价值150万美元的房子之前对她实施了性侵,而德普的律师将辩称,视频中没有显示任何曾发生性侵的痕迹。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德普的团队还将对艾梅柏的伤口照片提出质疑,他们请来了法医病理学家和计算机专家,解释这些伤口与艾梅柏所描述的虐待行为不符。 

  去年德普起诉了《太阳报》,因为这个英国小报称德普为“打妻子的人”。经过数周的查证,法官得出结论,该媒体2018年的文章“基本上是真实的”,因为德普曾攻击艾梅柏十几次,导致她三次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伦敦法庭还听取了德普发给《复仇者联盟》的女星贝坦尼的大量令人震惊的短信,短信里写道:“把艾梅柏烧了吧,咱们在烧她之前先把她淹死吧!”该案件最终被英国高等法院判为败诉。

  如今,德普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正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与德普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他从未考虑过和解或放弃在美国的诉讼案,他非常期待在弗吉尼亚州获得的第二次机会,因为伦敦的判决结果将不会对在美国的案件判决造成影响。在一群知名律师的帮助下——包括因《制造杀人犯》(Making a Murderer)而出名的凯瑟琳·齐尔纳(Kathleen Zellner)——德普有信心用伦敦诽谤案中没有的、额外的证据来扭转局面。 

  艾梅柏曾承诺将全部700万美元的离婚财产捐赠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洛杉矶儿童医院,这一承诺也将受到关注。《每日邮报》网站此前透露,德普的律师去年传唤了这两家公司,想知道他们是否收到了这笔钱,而他们可以告诉陪审团,医院只得到了10万美元,而不是承诺的350万美元,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只得到了45万美元,另外50万美元来自一个名叫“埃隆”的人,德普的律师称此人就是埃隆·马斯克。艾梅柏坚称她会履行自己的承诺,但由于她与德普的法律诉讼费用不断上升,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能做到这一点。知情人士认为,到目前为止,这对夫妇每人已经花费了2000万美元的诉讼费用。

  (文/乐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