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乐华拟赴港上市:韩庚持股2% 王一博合约或将到期

佚名 国内明星

3月8日,根据香港交易所官网资料,乐华娱乐集团正式递交上市申请,拟赴港上市。

  娱理/文

  3月8日,根据香港交易所官网资料,乐华娱乐集团正式递交上市申请,拟赴港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三个年度,乐华娱乐集团分别取得收入为人民币6.314亿元、9.22亿元、12.90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3.05;年内净利分别为人民币1.193亿元、2.919亿元、3.35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7.6%。

  经过重组,杜华持有乐华娱乐集团50.18%股份,杜华的配偶、合伙人孙一丁持有3.31%,韩庚持有2.35%。

  华人文化、东阳阿里巴巴影业和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量子跃动通过联属公司认购,分别持有乐华娱乐集团14.25%、14.25%、4.74%的股权。

乐华娱乐持股架构,招股书第96页乐华娱乐持股架构,招股书第96页

  此外,招股书中合作关系年期为7年的“供应商B”,疑似为王一博控制的企业。照此推测,2019至2021年,乐华分别向王一博支付了3227.4万元、1.33亿元、3.02亿元的收入分成,可见其吸金能力惊人。

  艺人管理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中国艺人管理市场规模约为人民币523亿元,乐华娱乐产生的收入市场份额达到1.5%,在中国所有艺人管理公司中排名第一。

  乐华娱乐集团的三大业务为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泛娱乐业务。

  艺人管理业务是乐华娱乐集团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截至目前,乐华娱乐集团共有58名签约艺人及80名参加公司训练生计划的训练生,2021年艺人管理业务实现营收11.74亿元,占总收入比高达91.0%。

  然而,超过九成的营收来自于艺人,也意味着乐华娱乐的最大风险也来自艺人。

  首先,宏观环境的变化,促使行业内部调整。2021年偶像选秀节目被叫停,偶像市场进入了调整期,训练生体系下成长起来的艺人,大都积极寻求转型。

  如此情形之下,艺人需要更多元的发展空间。不过近三年来,乐华娱乐艺人管理的主要收入都是来自于商业活动,且占比越来越重,娱乐内容服务没有太大的提升。从娱乐内容合同数量来看,乐华娱乐为艺人安排的综艺节目最多,到2021年出现回落,在电影上的表现乏善可陈,剧集方面呈现逐年递增状态。

  未来乐华娱乐需要在娱乐内容上继续发力,为艺人提供更多影视综艺资源。

  其次,艺人的私德与职业前途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此前有艺人因感情纠纷陷入舆论困境,参演的电影票房惨淡。

  最后,公司与艺人的合作关系能否存续,也存在变数。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王一博、黄明昊、范丞丞、孟美岐、吴宣仪、李汶翰等许多艺人与乐华娱乐的关系年期将于2023年、2024年到期。乐华娱乐介绍,双方合同将于初始期限届满时自动续约,续约期限一般在一到五年。然而这种自动续约仅意味着优先选择权,并不代表艺人会选择持续被捆绑。

艺人管理合同情况,招股书112页艺人管理合同情况,招股书112页

  随着艺人的成熟,其强大的吸金能力,也会对乐华娱乐的艺人管理成本形成压力。

  在业务部分的阐述中,乐华娱乐不具名地罗列了主要的供应商,而这些供应商大多是签约艺人控制的企业。根据前述的艺人合同初始日期可知,业务关系年期11年的供应商D可能是韩庚控制的企业,供应商B可能是王一博控制的企业,供应商E可能对应范丞丞,供应商F可能对应孟美岐。

  2019年,乐华向供应商B支付了3227.4万,2020年约1.33亿,2021年这个数字超过了3.02亿,占营业成本的43.9%。

  而这一年,乐华娱乐集团的整体收入为12.904亿元,净利润3.35亿元。

  三年之内,乐华娱乐对供应商B的付款金额飙升,一方面是因为该签约艺人的事业起飞,而王一博就是在2019年的《陈情令》之后大火的;

  另一方面,随着艺人关系年期和商业价值的增加,分成比例会改变,在针对2021年艺人管理业务毛利率下滑时,乐华娱乐就曾经阐释原因:“主要由于若干成名艺人根据其与我们订立的合同于2021年享有较高的收入分成比例,因此艺人管理业务的收入分成于2021年以较快速度增加。 ”

  合作情况

  从乐华娱乐集团的股东阵容,人们可以看出,阿里和字节跳动是乐华娱乐最亲近的大厂。

  根据以下图表可知,2019年至2021年的三个财年,阿里(客户E)、网易(客户A)、爱奇艺(客户B)是乐华娱乐的前三大客户,为乐华娱乐分别带去了约1.78亿元、1.53亿元、1.45亿元收入。此外,芒果TV、字节跳动、微博也是乐华娱乐的主要客户。

  与此同时,阿里还是乐华娱乐2019财年的最大供应商,交易金额达4291.5万元,被列为“重要客户及供应商”。

  2020年,东阳阿里巴巴影业入股乐华娱乐,双方展开了更深度的合作。

  招股书披露的关联交易显示,天津乐华与阿里系公司酷漾文化、优酷信息技术签署了《艺人管理合作协议》《业务合作框架协议》。

  根据2022年签订的《业务合作框架协议》,乐华有限公司将促使合适的签约艺人履行与优酷信息技术的相关委聘,包括(但不限于)担任品牌推荐官,推广优酷会员,出演综艺节目、电影及剧集以及其他商业活动。该合作将于2023年12月31日到期。

乐华娱乐艺人王一博担任优酷VIP会员代言人乐华娱乐艺人王一博担任优酷VIP会员代言人

  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三个年度,优酷信息技术向乐华支付的总费用分别约为人民币1180万元、4550万元以及6230万元。

  双方还曾签订《艺人管理合作协议》,共同担任乐华一名签约艺人的经纪,按照一定比例分占该艺人商业资源及业务活动所产生的收入,该协议于2020年8月28日订立,2022年8月28日届满,届满后不再续约。此次招股书并未披露这名签约艺人。

  过去几年,除了阿里系,乐华娱乐与许多大平台都有深度合作。

  2018年4月,爱奇艺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成为爆款综艺,担任导师的有乐华艺人程潇、周洁琼,最终,乐华签约艺人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以nine percent男团成员出道。

  6月,腾讯视频综艺节目《创造101》走红,乐华艺人王一博担任导师,最终,火箭少女101成团,乐华签约艺人孟美岐、吴宣仪高位出道。

  2019年10月,NINE PERCENT解散;2020年6月,火箭少女101解散。

  根据贸易应付款项信息,乐华娱乐曾与一家中国的主要媒体平台进行收入分成,因双方就共同管理特定艺人达成了合作协议,该协议于2019年第四季度到期,因此乐华娱乐的贸易应付款项由2019年的人民币1.637亿元略微减少至2020年度的1.566亿元。

  合作协议到期之后,乐华娱乐集团恢复独家管理该等艺人,且无需再与平台分成。2021年度,贸易应付款项增加36.3%,达到了2.135亿元。

  上市之路

  2009年,当儿子两个月时,杜华所工作的华友世纪被盛大收购,她半推半就地走上了创业之路,于当年7月创办了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4年9月,北京乐华获得华人文化集团2.54亿元投资,次年以“乐华文化”登陆新三板。

  当时乐华娱乐在北京金融街举行上市敲钟仪式,公司签约艺人周笔畅、黄征等到场庆祝,韩庚因在外工作而缺席。这几位艺人是乐华娱乐的明星股东,通过西藏华果果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北京乐华的股份。登陆新三板之后,韩庚持300万股,周笔畅与黄征各持42万股。

  根据企查查信息,周笔畅与黄征已于2020年退出投资人之列。

  2016年,乐华娱乐打算借壳共达电声在A股上市。然而乐华娱乐2016年营业收入为4.74亿元,净利润为0.64亿元,未达到承诺的1.5亿元。次年,乐华娱乐与共达电声的重组事宜终止。

  2018年3月21日,乐华娱乐正式从新三板退市。

  2018年4月起,乐华娱乐开始接受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辅导,为上市做准备。可惜又于2021年6月4日终止了招商证券的上市辅导,A股上市计划再次落空。

  2021年7月6日,YH Entertainment Group (HK) Limited(乐华娱乐集团)在香港注册成立。此时,杜华、王欢、孙一丁、韩庚、方韶军、肖飞等人已经通过全资子公司入股,位列乐华娱乐集团的股东名单。

  2021年9月24日,乐华娱乐集团全资注册了天津乐华投资有限公司。

  2021年12月30日,杜华、王欢、方韶军、肖飞、华人文化、西藏华果果以及上海坤伶以人民币344554575.91元的总价将北京乐华部分股权转让给天津乐华。2022年1月30日,东阳阿里巴巴影业以及量子跃动将股权转让给天津乐华。

  经过这一番股权转让,天津乐华掌控了北京乐华99%的股权,而天津乐华的全资股东乐华娱乐集团,也就成为了北京乐华的最大股东。

  随后,华人文化,量子跃动和东阳阿里巴巴影业的境外联属公司认购乐华娱乐集团股份,

  由黎瑞刚控制的华人文化,通过CMC Sports Inverstment Limited持股14.25%;东阳阿里巴巴影业通过Interform Construction Supplies Limited持股14.25%;量子跃动是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通过Afflatus Limited持股4.74%。

  在前述重组中,西藏华果果撤出对北京乐华的投资,韩庚不再是北京乐华的股东。不过,在乐华赴港上市之前,韩庚已通过POWER JOY PLUS持有乐华娱乐集团2.35%的股份。

  未来发展

  经过多年发展,乐华娱乐构建起了“乐华模式”,包括训练生选拔、艺人培训、运营及宣传。

  根据招股书信息,乐华娱乐与全国超过30家艺术学校及机构及院校展开合作,并通过唱跳比赛、全球选拔以及社交媒体物色训练生人选。在业务记录期,乐华娱乐共收到了超过58000份来自中国、韩国以及美国的训练生计划申请。2019年、2020年及2021年,新签约的训练生数量分别为19人、28人及50人,整体录取率不高于0.3%。

  在此训练生体系之下,从训练生到出道艺人要经历三年的专业培训。目前,乐华娱乐58名签约艺人中,有46名为公司的训练生计划培养而来。

乐华娱乐的艺人们乐华娱乐的艺人们

  未来三年,乐华娱乐估计将有30至50名实习生毕业自乐华训练生计划,并出道成为乐华签约艺人。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1月,乐华娱乐与一名业务伙伴合作推出的流行虚拟艺人组合A-SOUL出道,引起不错的反响,使2021年乐华娱乐的泛娱乐业务收入从2020年的2110万元增至2021年的3790万元。

  “由于虚拟艺人声誉风险更小,管理成本更低以及应用场景更广泛,我们计划增加对虚拟艺人业务的投资,同时挖掘具有投资潜力的虚拟艺人公司,扩大公司在虚拟艺人市场的版图。”乐华娱乐集团在未来计划中写道。

  受业务扩展需要以及疫情影响,乐华娱乐计划在中国内地购买艺人培训中心,预计三年内完成选址和装修。同时还会建设乐华主题娱乐中心,计划建立乐华剧场、乐华博物馆、乐华礼品店、乐华咖啡厅以及主题餐厅。

  乐华剧场将向有兴趣演艺的大众提供若干艺术培训课程,也会被用来举行线下娱乐活动,作为乐华签约艺人和游客的互动场地。

  此外,乐华娱乐将会继续投资乐华韩国,以提升其市场竞争力。与此同时,乐华娱乐计划扩大在东南亚、美国及日本策划艺人的版图,给海外受众带去中国流行文化,以提升国际品牌影响力,并未签约艺人获得更多参与海外娱乐活动的机会,增加其在国际市场的宣传及推广工作。

  但乐华娱乐未来的这些布局能在多大程度上带来新的收入增长点,改变公司整体营收模式过于依赖艺人经纪收入的风险,其实还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