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小别离》有选角超牛症

佚名 明星美容

  童星长大变成女主角/男主角的时候,令人感叹时间对人的雕琢。

  赵今麦、张子枫、胡先煦凑在一起是什么?

  是《小别离》。

  这部剧播出于2016年,是一部展示中国式亲子关系的电视剧,黄磊和海清是中年组,而他们仨是少年组。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小别离》是用发展的眼光在选角。

  张子枫饰演方圆和童文洁的女儿方朵朵,一个喜欢古典文学的初三少女,被繁重课业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敢离家出走。

  胡先煦饰演张小宇,现实主义题材里的小慕容云海,人生名言是小爷有的是钱。身上多少带点幽默和叛逆,看见老爸破天荒地来学校接自己放学,真诚询问“您又要娶新老婆?”

  赵今麦饰演金琴琴,初中女学霸一样的存在,当她说“我就是爱写作业”的时候真的不是在凡尔赛。别人在为繁重学业愁眉苦脸的时候,金琴琴说“越难越刺激”。

  他们三个人是好朋友,其中张小宇还不断尝试与方朵朵组CP。比如“你的未来就是嫁给我啊,你爸早把你许配给我了。”

  《小别离》的少年组不是熊孩子,他们反而让人看到少年少女的七窍玲珑心。

  张小宇听到后妈一家的算计,他多花一分钱,弟弟就少花一分,不动声色地把要送给他们吃的零食又拿回了屋。少年何尝不懂敏感,就怕爸爸再婚把自己当外人,怕什么来什么。

  金琴琴已经是完美的女儿,可是这样的她,也被父母的感情糊涂账所伤害。当她听到爸妈有可能再和好的时候,眼中燃起的不是希冀又是什么。

  十几岁的他们就演出了这种易碎感。

  颜值与演技的关系很微妙。颜值与演技相生如周迅,没有人会因为周公子长得美而去忽略她的灵气,相反也不会因为她的演技而忽略如此美的一张脸。

  颜值与演技相克,在演艺圈却是多数。过于貌美俊朗,留在他人眼中只见外在而不见内在。当然也不是说长得普通便会演技卓越,真正好的演员是能够把自己塑造为另一个人的。

  颜值高却不足以压制演技是最好的搭配。

  赵今麦、张子枫、胡先煦的颜值几乎是一比一复刻了自己的小时候,但却更高级了。简而言之,长了一张演技派的脸。

  对于演员脸来说,气质、精致、平整度、可塑性都是必备要素。

  张子枫不是艳丽长相,也非明眉大眼,笑起来是国民妹妹,又胜在拥有少年气。弯眉笑眼让她有一种甜滋滋的少女感,清爽的气质和五官又让她拥有文艺的腔调。

  张子枫身上可以同时出现两种气质,类似于既能和吴磊演少女电影,也能在《我的姐姐》里依靠角色的装饰和滤镜融入生活和人群。

  赵今麦的长相端方很多,也是最符合传统审美的一类,有很强的观众缘。

  在《开端》里,尽管肖鹤云和李诗情几乎凭借一身衣服走遍所有剧情,但他们创造了无限流电视剧里的最高颜值,(要不怎么是《开端》剧组的专用模特呢?)如果肖鹤云代表更理性也更自私的社会人,李诗情身上透着的学生气却诠释了的少年人的美好与无畏。

  在女演员中赵今麦也是少见的小豹子相,有力量感和爆发力。《开端》里李诗情的每一次醒来都不同,或是惴惴不安,或是惊恐不已,又或是炸着炸着就习惯了。人物在无限流剧情里演技也是无比丝滑。

  黄觉评价赵今麦,是一位可以演戏演到老的女演员,足以说明她的戏路之宽。颜值高却不足以压制演技就是最好的搭配。

  自从胡先煦被“毒哑”后,颜值就速速飞升。从《小别离》到《棋魂》,胡先煦的实力派戏路走得踏实,一向以角色说话,大概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变作“流量”与“墙头”。但他的颜值正是不会忽略演技的程度。

  既可以演小人物,也可以成为故事里的少年,带点梦幻色彩。《棋魂》里的时光是少年初长成的第一部代表作,时光的叛逆、成长、热爱,都让人拥有最简单的共鸣。

  除却外在,他们都是心里边有片乾坤的演员。即个人特质很强,不会被“人设”揉捏搓扁。

  2000年的胡先煦,2001年的张子枫,2002年的赵今麦,一眨眼他们也成了20+的青年演员。他们怎么长大的没人知道,回头的时候已经从娃娃脸变成了主角。时间于人的雕琢,从来都是静悄悄的。

  谁见了这一届的00后都要由衷夸赞说一句:势头太猛。易烊千玺断层领跑不说,奖运亨通如张子枫,在12岁就凭借在《唐山大地震》获得了百花奖最佳新人。《唐人街探案》为她带来的几十亿的票房实绩,而《我的姐姐》的8亿票房是女孩市场认可度的证明。

  20岁的赵今麦,手握2022第一部正午热剧,至此剧圈新花又多一位。22岁的胡先煦也将在乌尔善的电影《异人之下》里出演男主角张楚岚,从剧圈转向大荧屏。他们的好不寄托与流量,反而离不开“演技”二字。在别人浮躁时踏踏实实演戏,等到灰尘散去发光的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