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1万的表“打败了”50万的表!

佚名 明星生活
图片来源:雅典表图片来源:雅典表

  1月24日,Gucci古驰母公司、法国开云集团(Kering)宣布,同意出售旗下控股子公司Sowind Group的全部股权给其当前管理层。Sowind Group拥有芝柏表(Girard-Perregaux)和雅典表(Ulysse Nardin)这两个瑞士高级制表品牌。

  转让交易预计在2022年年中完成。开云集团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表示,这项交易“符合开云集团的战略,包括优先发展有潜力成为规模化资产的品牌,以及优先考虑在未来一段时间集团能够重要支持的品牌。”

图片来源:雅典表(Ulysse Nardin)图片来源:雅典表(Ulysse Nardin)

  这标志着开云集团在寻求下一阶段增长点时,决定放手市场表现一般的高端腕表业务,更加专注于能为集团带来可持续增长的其他奢侈品牌上。目前,开云集团旗下有古驰(Gucci)、巴黎世家(Balenciaga)、宝蝶家(Bottega Venetta)等多个高级时装品牌,以及Qeelin、宝诗龙(Boucheron)、宝曼兰朵(Pomellato)等多个精品珠宝品牌。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瑞士制表业遭遇巨大打击,持续数月出口总额呈现负增长。而随着全球不同地方的零售市场先后恢复,瑞士腕表出口也开始逐渐复苏。在这一过程中,顶级瑞士制表品牌的市场表现尤为出色,劳力士(Rolex)、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欧米茄(Omega),以及瑞士历峰集团旗下的卡地亚(Cartier)、IWC万国表等都吃下了更多的市场份额。

  投资银行摩根大通(Morgan Stanley)和瑞士咨询机构LuxConsult联合发布的瑞表产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的全球“表王”为劳力士,录得营收44.2亿瑞郎,占据市场份额24.9%。卡地亚腕表预估也实现营收16.3亿瑞郎,市场份额为6.7%。

  相较之下,开云集团旗下的腕表业务在市场中的存在感则弱了很多。2020年第三季度,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芝柏表和雅典表被迫减产,其管理公司Sowind Group同时决定裁员,被裁人数占总数的四分之一。

图片来源:芝柏表(Girard-Perregaux)图片来源:芝柏表(Girard-Perregaux)

  摩根大通市场分析报告显示,雅典表在2020年总共卖出了9000枚腕表,预估营收为4000万瑞郎,仅占全球专业制表市场份额0.2%,在所有瑞士制表品牌中排名45。而姐妹品牌芝柏表的收入甚至排不进全球前五十。

  值得注意的是,开云集团旗下另一个进入全球腕表销售前50榜单的品牌为古驰,古驰时装表在2020年竟然卖出了22万枚,总额预计为1.6亿瑞郎,市场份额达到0.9%,在全球市场排名25。

  古驰是开云集团最重要的主品牌,为集团带来了超过90%的营业收入。开云旗下其他高级时装品牌虽然体量较小,但在过去一年都表现出不错的增长态势。

  在财报中,开云集团将古驰、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和宝蝶家之外的品牌都归于“其他品牌”业务板块下,并不提供具体的销售数据。但在2021财年前三季度财报中,该集团都在反复表示其它时装品牌和高级珠宝品牌的市场表现良好。相比之下,芝柏表和雅典表所在的制表业务板块则通常一笔带过,业绩状况模糊。

  事实上,早几年开云集团是想补强自身在专业制表领域的短板的。2011年至2014年,开云先后收购芝柏表和雅典表,这被视为开云在组建高级制表的供应链,同时想要争取在硬奢侈品领域的市场份额。

  在开云集团的支持下,芝柏表和雅典表计划重塑品牌形象,并优化渠道网络,这包括新品开发、优化零售网络等等。开云集团在上述声明中提到,收编芝柏表和雅典表这几年,集团帮助其“充足经销网络,包括开设直营门店和加强与领先腕表经销商的纽带。”

  但上述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雅典表还有90%的收入是来自经销商渠道。意味着多年过去,雅典表的直营渠道至少并没有如原先对外说的那样按计划做了起来。

  不难看出,尽管新冠疫情期间开云集团为芝柏表和雅典表提供了支持,并试图改善业务,但其市场表现确实让亟需找到新的增长点的开云失去耐心。

  “开云在高级制表这个品类一直遭遇困难,退出仍处在复苏阶段的制表市场很可能是开云的最优解,因为该公司在这个领域的市场份额跟其他大对手而言要小得多。”精品投行Bernstein奢侈品行业分析师Luca Solca告诉路透社,开云此举是迈出了“积极的”一步。